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影视

少年的你后海小混蛋什么都不知道

作者:时间:2019-11-08 04:22:15分类:影视

简介  电影《少年的你》最让我深思的一句话,是警方问陈念的。“你以为你对这个世界知道多少?”总认为是自己知道得更多,是成年人对少年最大的霸凌。可当隔壁审讯间的郑警官打算用心理

电影《少年的你》最让我深思的一句话,是警方问陈念的。

“你以为你对这个世界知道多少?”

总认为是自己知道得更多,是成年人对少年最大的霸凌。

可当隔壁审讯间的郑警官打算用心理战术动摇决意顶罪的小北,变脸问他“你们这些小孩真的以为自己很聪明没有破绽吗,其实大人早就看明白了。”小北却丝毫不惧,拆穿了郑警官的套路。

少年又似乎把一切看得透彻,知道得远比成年人多。

于是我陷入反复的思考:少年到底知道什么?

No.1

魏莱的动物人生

魏莱的眼睛十分清澈。

她的初次登场是学校食堂。陈念因为胡晓蝶案件被警察叫去问话后,教室座椅上多了一摊红墨水。没有交代是谁干的,班上同学毫无异样,但显而易见,陈念被盯上了。

可是在食堂,魏莱回头认出陈念在队伍中时快乐而友好的笑容,完全让人以为这会是个阳光积极的同学。

她在任何时候,眼睛里都能流露出一种自自然然与我无关的清澈。欺凌同学时冷静淡定,被警方审讯时波澜不惊,甚至给陈念道歉时还能保持一脸纯真。

虽然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奇怪的是,魏莱的眼睛跟她的心灵毫无关系。除非她就是打心眼的,在用这种懵懂的、打量的眼光去看世界。

最贴切的形容是拿魏莱毫无办法的郑警官与陈念谈心时提到,你看过野兽的眼睛吗?当它被捕时,它的眼睛流露出彻底的天真与茫然。

魏莱就好像是一个拥有人化外表的野兽。

仔细想来,魏莱的行事法则的确像极了一只动物。

在家里,她是圈养的宠物,需要随时注意取悦与服从饲主。第一次是胡晓蝶案件,被郑警官审问时。无论是警察用责问、刑罚吓唬,还是用同情心唤醒,魏莱全不买账,唯独提到找父母时,她的镇定忽然变成颤抖:“要找就早说啊!”

第二次则是被摄像头拍到她欺凌陈念,找陈念求情时说道:“我不能再复读了,我爸已经一年没跟我说话了”。

让饲主不满,是魏莱最大的人生风险。同时作为宠物,她又受到极大偏袒。当魏莱妈妈对警察强调“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跟别人不一样”时,魏莱的慌张即刻变为得意。

一旦打开笼子,到了外面的世界,无惧的宠物就变成了爪牙尖利的野兽。因为嫉妒、恐惧、猜疑,魏莱分别欺凌了胡晓蝶、陈念、小渺。

胡晓蝶,她们背后称呼为“圣母婊”;陈念,被警察叫去问话,引发魏莱警惕;小渺,则被质疑是两面派。

严重欺凌的发端在正常人眼里看起来或许都不值一提,但是在魏莱这里,和煞费心机的捍卫领地主导权的野兽又有何区别。

明明是嗜血的野兽,却被有实力的家庭当作可人的宠物豢养,本身就充满可怕性。譬如国王的狮子,永远没有外人可以驯化她。

更可怕的是,被当作宠物养的人,还具有智力与贪念,她能做出比动物残忍和不必要百倍的事情。

魏莱的故事,让我想起警察长官在火锅摊跟郑易说的他处理过的校园欺凌。几个初中男生把一个同学活活打死,他们根本不知道那样会把人打死,你该如何去质问“你们怎么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!”

所作所为会发生怎样的结果,在魏莱这样的人的心智中发生严重断层。以至于到最后,魏莱依然在用一股子动物般的纯真理解看待她和陈念的问题,被伤痕累累的陈念反手推倒。

这一瞬间哪怕你再厌恶魏莱,也会刹那疑惑她的自私自我从何而来,她的毫无共情因何而生。

把活生生的人养成宠物,是家庭教育最大的失败。

No.2

小渺的全身而退

在校园欺凌中,除了欺凌者与被欺凌者,其他人的身影都会变得瞬间模糊。

他们明明看见你了,却又仿佛什么都没看见。

郑警官满学校找魏莱欺凌胡晓蝶的人证,无人站出。

他气呼呼的对长官说:“他们怎么都这样?”

长官问:“你上学时欺凌过别人没?”

郑警官说:“没有。”

长官说:“欺负,或者被欺负总有过吧。”

郑警官想不起来。

我想,并不是郑警官的学校里没有欺凌,而是他确实大概率的与那些事情“错过”了。

陈念被欺负时,同学们明明看见了陈念被推下楼梯,明明看见了陈念一夜剃了寸头。无人发问。

当胡晓蝶被欺负时,陈念照样,也没有发问。

也许这才是真相。当你与一件事情无关时,大部分人选择隐形在群体里,你或许根本没注意到,或许根本没放在心上,也或许“参与却无辜”。

哪里有参与却无辜的人呢?

世界上多的是,参与了还可以一脸无辜走开的人。

魏莱死了,陈念过失杀人被判刑了,唯有小渺去纹眉毛了。

小渺这个人物非常平凡,但你又惊讶的发现,哪儿哪儿都有她。

魏莱欺负人时,她站在旁边,绞着双手低着头,在光圈的虚化里。

魏莱拿小刀堵截陈念时,她提着一笼老鼠,之后跑落了单,听见躲在垃圾桶里的陈念的手机铃声,犹犹豫豫,最后跟着魏莱跑开了。

紧接着,小渺被欺凌,出现在校门口寻求陈念的帮助。

小渺的人生际遇像极了魏莱形容的“墙头草”。她没有很强的信念,也没有很强的准则,她随时被强风吹弯,又随时弓着身子寻找避风港。

所以当陈念在巷口被抓着头发,魏莱逼小渺去打陈念,小渺打了没?虽然电影没给镜头,但是按照小渺的个性,应该是打了。

在陈念举报胡晓蝶欺凌案后,魏莱、小渺、罗婷三人被停学。只有小渺的家长来到了学校求情。

魏莱的父母不会拉下面子来学校,罗婷的父亲压根不关心她,只有小渺,承载着普通家庭的强烈期望。小渺的父母跪在教室门口哭求老师,见求老师不行,爸爸转身对小渺拳打脚踢。

对外在的无能为力,让小渺父亲不分场合的向内宣泄。小渺一面是柔弱的受气包,不断的寻求保护;一面又将吸收到的暴力释放到同学身上。

这也造就了小渺模糊的底线。她一定程度能够理解被欺凌者的恐惧,放过陈念一把;但也有可能为了获得保护或者利益,而碾碎所谓的正义良善。

高考完去纹眉的小渺,多年后回想少年时光,未必会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,记性差点,甚至未必想得起自己做过了什么。

围观绝望无动于衷,参与暴力一呼而散,随波逐流的人全身而退?

因为有道理,所以才一直有人教育少年冷漠与中庸吧。

No.3

少年的未知世界

校园之外,被放弃的少年们在过怎样的生活呢?

变卖偷来的手机,在吞云吐雾的麻将馆跟人合伙打麻将、偷钱包,以及网络通过一张演职员表截图推测的,为裸贷老板催债。

不过,真正为裸贷老板催债的应该不是小北本人,而是他的小兄弟大康。

当小北带着垂头丧气的大康穿过湿漉漉的巷子,走向在不起眼的店面门口照料婴儿的男人时,我以为这不过是个被小混混寻麻烦的可怜人。可没想到,这男人只是冷眼看看他们,就走进屋子,问大康带来钱没有。

原来传说中的“裸贷老板”如此平凡的躲在人间烟火里,人世间的善与恶总令人防不胜防。

而这时小北说的是你把上个月的工钱先给结了。

老板大怒。

走在大康前面的小北,和走在陈念后面的小北,都是同一个保护者。

还是大康,在麻将馆没有成功偷到钱包,小北和他又被痛打。

街头无人依靠的少年们,自动团结起来相互取暖。可这份团结却又像是街头被人踢来踢去的烂皮球,始终定格在城市底层。

若不是陈念进入小北的生活,网吧里的街头少年们也不会讨论起:一个大学生能赚多少钱?

这么多钱,我们该怎么赚到?

别想了吧,与我们无关。

当两种世界不曾相遇,即使每天擦肩而过,也不会去揣摩对方的世界。

对网吧的其他少年来说,那是对他们紧紧关牢的门。

他们也许从不曾知道有那个世界,也不知道自己可能可以去到别的世界。当小北被关进监狱后,他的朋友大康和赖子依然在肮脏潮湿的街头打架,一场又一场;没人关心她停学与否的罗婷,在街头扛走醉得不省人事的父亲。

少年与少年,被一场奇妙的相遇,区隔出全然不同的世界。

一切都在他们的未知中发生了。

No.4

陈念的星空

当陈念出现在小北的世界里时,小北发现生活不只打架斗殴,还有光。

他终于没耐住好奇,问陈念“什么是押题”,颤颤巍巍打开一个新的世界。所以,“你保护世界,我保护你”,小北让陈念保护的,何尝不是陈念为他打开的那个世界。

凡人世界充满琐碎,但总有人站高看远。一旦拥有更高的信念,也就获得了人生更大的控制权。而且陈念,经历了最糟糕的事情,全都没有放弃。

谁让陈念,生活在阴沟,依然仰望星空?

我想这是个了不起的梦与责任

陈念妈妈周蕾的最初形象是很不靠谱的。她卖三无面膜,留女儿一人在家被追债;又爱美肤浅,没有留意察觉到女儿被同学欺负了,只顾让陈念给她染头发。

可是当小北说起自己的经历,一对比,就发现起周蕾的好来。

同样都是父亲缺席的家庭,小北妈妈李丽芳嫌弃小北拖累了她,周蕾却想尽办法供养陈念。

三无面膜会过敏,周蕾舍不得扔,在自己脸上敷;早上趁天没亮,背着巨大的行李外出赚钱。她同样缺乏谋生技能,却有着和陈念差不多的坚定信念——想尽一切办法攒钱让女儿上大学。

一个女人,欠下街坊四邻的钱,天天被追债,也是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的。

有人说,是周蕾欠债拖累了陈念被进一步欺凌。

可是陈念完全没有指责妈妈。就好像,周蕾也从没有像李丽芳哭打小北一样指责过陈念“都怪你这个拖油瓶”,其实以周蕾的外在,真的狠心抛弃陈念,难道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?

她一再的夸奖陈念,一再的表达对陈念的骄傲。

两个人蓄着泪,互相在电话说“我很好呀”,共同幻想等陈念考上北大,就熬出来了,流露出甜蜜的笑。

周蕾是一个没有大本事,不懂大道理,更不懂育儿心理学的贫穷妈妈。但她朴素而坚定的培养女儿,并且给她植入了最简单又最有用的梦想,可以说是亲手为陈念指向星空的那个了不起的人。

但她的确能力有限。陈念也理解妈妈。她撕掉向母亲催债的海报,即使被打也完全没有埋怨妈妈。一方面是她知道不是妈妈的错,另一方面她也没有从妈妈身上要求更多。

小北和陈念就像一面镜子。照见了相似命运的不同可能性。

其实,像陈念这样出身的孩子不一定都会遭遇欺凌。但是电影选择了小北来承担陈念的保护者角色。

发自内心的坚强,才是紧紧吸引小北帮助她的原石。

也许每一个安全成长的人,在回想到少年生活的种种陷阱后,都会流露出劫后余生的倒吸凉气。

没有一个少年,在成长过程中能够知道所有。

宠物式的少年,从不知道事情的后果。

惊鸟般的少年,不知道安全独立的滋味。

泥潭里的少年,也不知道浩淼蓝天的样子。

小北决意为陈念顶罪后,熬过了郑警官的五重审讯,甚至被制造经典的囚徒困境,谎称陈念招供欺骗小北,故意拉陈念过来见面突破情感防线,都没有让小北背弃与陈念的约定。

女警官说“怎么有人会给别人背这么重的罪呢?”

郑警官说:你我不会,但他们是少年。

因为少年知道的,是他亲眼见过并相信的事情。陈念小北相信的,不是无法保护他们的成年人,而是彼此。

少年或许因为无知而凶残,也或许因为无知而无畏。

无知与无畏从不意味着好事,最后郑警官努力拉陈念回归的,也无非是一颗成年后无愧的良心。

少年的你或许不懂,但若你注定是个善良的人,终有一天会泪流满面。

只可惜,有些少年,终其一生也没等到知道。

/the end

郑重声明:

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

随便看看

我来说两句

Copyright 2018 Inc. AllRights Reserved. Design by 少年的你后海小混蛋什么都不知道 京ICP1234567-2号 统计代码

Design by少年的你后海小混蛋什么都不知道

Top